曾经你也想死吗


-简称中二病少年也要谈恋爱

-果然不能在半夜不清醒的时候发,早上起来自己都捉了几个虫,找了半天怎么重新编辑,之前上传多图也是,对lofter的产品设计表示…

------------------------------


01.观察

讲台前的女老师大义凛然地宣讲着正义与美德,其实在上班途中用那细长的高跟踹过蹭脏她裤子的野猫;隔壁班的女生表白的时候羞涩地请对方收下自己做的甜点,其实不过是暗地里撕去了店里的包装换了个盒子而已;整天形影不离被称为连体婴儿的那两个人,根本不知道彼此在人后埋冤过对方的多少不是……
K向来喜欢独处,靠窗的后排位置很适合用来观察,即使是喧嚣人群中偶尔闪过的冷漠,也可以很轻易地捕捉到。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是惯性表里不一,他们一边用自以为完美实则拙略的技巧遮掩内心那点隐匿的心思,一边忙着变换合适的脸谱去迎合不同的场合和人,并且乐此不疲。

评论(0)


02.轮回

Samsara,K给他的blog换了个名字。
如果来世有轮回,他想做一个最原始的野生动物,没有虚伪的弯弯绕绕,单纯地生存就好。

评论(0)


03.遇袭

几乎不参与群体活动,压缩自己的说话字数,用尽可能一切的办法降低自身存在感。但是外形让他之前的努力都付之东流,K厌恶这种天生的优势。酷,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她们这么评价。真令人作呕,明明换个长相,她们就会说,无聊,装傻充愣,凡胎浊骨。
放学路上,K被几个人围住。他知道他们,拉团结伙欺软怕硬的恶霸团体,自己已然成为了他们的新目标。肚子狠狠地吃了一拳,他抱着受伤的地方单膝跪在地上。
——在这俊脸上划上一刀怎么样,看还能不能勾引那群无知的女生。
——连老大的女人都敢抢,嫌命不够长?
他在心底冷笑,又是一群搞不定自己事情来推卸责任的傻瓜。

评论 (0)


04.伤口

泥土混着血迹,镜子里的脸杂乱无章。冲洗过后,伤口变得清晰起来,他伸出舌尖舔舐嘴角的淤青,用指尖按压脸上那道细长的划痕,渗出鲜红的血珠,隐隐的刺痛感让他觉得此刻真实无比。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评论(0)


05.反击

擒贼先擒王,在K看来落单的狼王此刻还比不过一条落水狗。他守在那个人翘课去网吧的必经之路,和那个人一起来的还有个女生,K记起来那个女生向他示过好,看来祸起于此。K没有放弃他的计划,她是一个很好的见证人。当棍子落在那人背上,他看到那人趴倒在地上时眼睛里闪过的诧异,K释放力道对其拳脚交加,女生尖叫着跑开,K的嘴角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教导室,班主任,教导主任,家长,是计划中的场景。
我要退学,他说。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逃离这个充满谎言和虚荣的地方了。

评论(0)


06.母亲

他的母亲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温柔到懦弱。在前十几年的人生中K愿意去为了她扮演一个循规蹈矩的乖孩子,然而一次又一次看到她把钱给那个赌输的男人时他很愤怒。即便答应了儿子,最后却还是耐不过那个男人毫无尊严的哀求。K变得越来越沉默,仅剩的最后一扇窗也冷酷地封闭起来。
就像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母亲也只是抽抽嗒嗒地哭泣,却不敢训斥儿子。K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拉上窗帘,只剩电脑屏幕发出幽幽地蓝光。
黑暗可以让人忽视时间,黑暗可以让人卸下防备。

评论(0)


07.死法

曾经看到过一个新闻,罗红霉素缓释胶囊和复方甲氧那明胶囊混吃会产生化学反应让人茶碱中毒。一种比较廉价的死法,比跳楼割腕好看些,积累不到够量的安眠药的话,也许可以试试?

评论(1)
夜雨声烦:幼稚,这种死法一点都不酷。

08.不速之客
周泽楷疑惑地看着这条凭空冒出来的留言,这是他自己做的博客网站,没有任何人知道,流量也几乎没有。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说幼稚这件事点燃了他的好奇心,他查了下这个账号的IP,居然是同一个城市的。
其实完全可以不开放注册评论的功能,反正也是一个人自说自话,当时一个脑抽就做了。现在这个人点进了这个网站,还不嫌费事地注册了账号来评论他。
于是他回了句:“你是谁?”
对方几乎是立刻回了一句话过来,“病友。”
“......”,周泽楷被这个回答雷到了,然后他又问,“怎样才酷?”
“哎呦有点事情,想知道的话我明天再告诉你。”
“......”


09.班主任

今天K的班主任到家里,他猜是他那不敢亲自劝阻自己的母亲请来的外援。他反锁住门,不想出去,反正无非就是那一套听烂了的说辞。他听到那个女人说,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可以跟老师说,你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你成绩很好,没必要闹到退学。
你怎么会知道我是怎样的人,K想,我是怎样的人我自己都不知道。不过是为了完成职责内的例行公事罢了,摆出一副掏心掏肺的样子,隔着门看不到真好,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

评论(8)
夜雨声烦:哈哈哈,老师都是这样子,尤其是管事的班主任。我今天也遇到一件很郁闷的事,前桌那个呆板的学习委员把我的作业本弄丢了,飞机场质问我为什么不交作业,我说我交了你问他啊。呆头鹅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没交。呵呵,飞机场当然相信呆头鹅,然后老子一生气就直接跑人了,刚刚又被我家老头骂个半死,还说人家三好学生干嘛诬陷你。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看标签评判人本来就是大部分人的通病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说得太对了!哎对了,你玩荣耀吗?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玩过。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太好了兄弟,明天你有空吗?对了你现在休学在家肯定有空啊,帮忙补个空缺,有个副本缺个人。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不行?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好吧。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你荣耀ID是什么?该不会也是一枪穿云吧?神枪手?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嗯。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我加你了,明天见。晚安啦。

这个人还没有告诉他怎样的死法才酷呢......周泽楷看着屏幕上自说自话的人突然意识到,真是个奇怪的人。他打开好久没开的游戏,系统提示,夜雨声烦请求加你为好友。
同意。握着鼠标的手按下了左边的按钮,为什么会答应他呢,突然间有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10.荣耀

“你来啦。”
“嗯。”
“你技术怎么样啊?不过很菜也没关系,我很厉害的,绝对带你carry全场,不要受到惊吓哦~”
“不会。”
他回答的是后一个问题,但是对方明显理解成了他不太会玩这个游戏。把自己介绍给队友的时候还说这位朋友初学者让他们多担待一下。周泽楷没有解释,其他三个人一个术士一个弹药专家还有一个守护天使。
这个副本有点难度,但是他以前有刷过,知道陷阱和难点在哪里。所以当他用极快的速度避开boss袭击的时候,其他人都说谁说是初学者的,烦烦你个骗子。
烦烦?确实话很多很烦,技术也如他自夸的的确不错。周泽楷没有意识到自己嘴角居然在上扬。
“一枪穿云?这个名字挺熟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副本的前一个纪录的保持者不就有一枪穿云么。”那个术士说。
“靠靠靠真的是,你不是说不会吗!!!”
“不会受到惊吓。”
“.......完了不许跑来PKPKPKPKPKPK。”

无浪发来一条信息。
“小周,你又开始玩荣耀了?刚刚看到你们的纪录消息推送。”
“最近还好么?听说你退学了?为什么?”
“好吧,好好照顾好自己。暑假我过来看你。”

和夜雨声烦PK了大半个晚上准备下线的时候,周泽楷看到了江波涛发来的消息,他晃了晃神,没有回复。


11.朋友

K不爱说话,即使开口也是惜字如金,算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后来就再也改不过来了。很少有人能明白他话里的指代和寓意,很奇怪,J简直就像他的翻译机,他总能快速准确地抓准他要表达的意思。所以和J熟识起来也算是自然而然的事。
无意从同学口中听到J搬家的事,完全没有被告知,K看着斜对桌空空的位置漠然地想。
事实就是,J是K交的唯一一个朋友,但是K是J的众多朋友之一。

评论(4)
夜雨声烦:欸?这么晚了还在?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遇到了以前的朋友,游戏里。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我本来想我们现在应该算是朋友了吧,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了,不然你也会是我的众多朋友之一,想想就可怜。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

谁要和他做朋友了,又开始自说自话,周泽楷想。


12.熟识

夜雨声烦每天都会来这个网站留言,偶尔上游戏PK。他们确实在同一个城市,甚至同个区,周泽楷曾经问该怎么称呼他,对方想了想说那就叫T吧,把他写进故事里的时候用。好,周泽楷发现自己居然开始有点习惯对方的厚颜无耻。
在竞技场的时候,他第一次开了语音,对方清亮的声音从耳麦里传了过来,虽然话很多,但是很好听,听声音应该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觉得一个男人可爱,这个思想有点危险,周泽楷想。


13.消失

T已经有一周没出现了,游戏里那个头像的最近一次登陆也是7天前。K突然发现,除此之外他们对彼此的信息一无所知。K总是在人际交往中处于被动的劣势,他们想要消失就可以随时消失。

评论(5)
夜雨声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手机被没收了,被老头关了一周的禁闭。原来你这么想我呀,本大爷的魅力果然很大。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怎么了?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上周在网吧游戏里把一个不良少年打爆了,那个人看我技术好求我帮他和另一个人竞技场PK,在答应之前顺便要了点报酬。不巧索要报酬的行为让人家生气了,想揍我,然后我随便吓唬了下他,那家伙就认怂了。后来翘课的事被班主任捅到我家老头那了,然后就这样了啰。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你爸凶。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哈哈哈哈哈你的关注点很奇怪呀。对了告诉你一件事好了,其实被关禁闭的那几天我也挺想你的,我就想你这个人这么没有安全感肯定会胡思乱想的。

因为那句话,周泽楷躺在床上整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失眠了。


14.初见

黄少天路过那个巷子的时候,几个不良少年正在群殴一个人,他想都没想准备冲过去,旁边的喻文州拉住了他,摇了摇头,然后拿出手机点开一个音频,警车的鸣笛声。有个人喊,警察来了?然后一帮人一哄而散。
靠,一如既往地心脏。
被打的少年挣扎着爬起来,虽然踉跄,但是好像没伤到筋骨。黄少天看着他扶起自行车走远的身影,有点出神。
这几天进入了厌学期,尤其是那个飞机场的课。于是黄少天翘课了,躺在天台上闭目养神的时候听到一声尖叫,他起身张望。
不是昨天那个人吗?有种,带劲儿。黄少天想。
后来黄少天打听到那个人退学了,路过那个班的时候,他看到有一张桌子被摆在垃圾堆边上,上面画满了不堪的涂鸦。体育课,班上没人。于是他走过去,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课本翻开,周泽楷。豪放不羁的字,黄少天笑了笑,突然他注意到右下角有一行字,似乎是一个域名,于是他撕下这一页折起来放进兜里。


15.阴谋

黄少天进入那个网站的时候,最新的那条发言让他受到了惊吓。
拯救迷路的小羊羔,人人有责,而且这只小羊羔还长得这么帅。


16.报复

网吧里,黄少天无意间看到了殴打周泽楷的那个不良头子。他心生一计,假装路过记下了那人ID,那之后几天他守着那个人各种围杀堵截。后来大概是有人告诉了他打爆他的那个夜雨声烦就在网吧里,那人气势汹汹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正在伸懒腰。
“我和你有仇?”
“ 你是?”黄少天困惑地望着他,演得跟真的一样。
“你刚刚在游戏里杀的人!”对方咬牙切齿。
“哦哦哦是你呀,真巧,那个ID跟欺负我女朋友的王八蛋太像了我看了不爽见一次杀一次。”黄少天无辜地解释道。
“你技术不错,帮我打场竞技场我就放过你。”
“行啊,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一个很简单的要求。如果你答应我我就帮你。”黄少天操作着夜雨声烦轻松地躲过了一个偷袭者。
“行,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
对方技术还好,打这人是绰绰有余,但是现在的操纵者是黄少天,黄少天两三下结束了PK。
“你们班垃圾堆边上的那张桌子,擦干净,放回原处。”黄少天收起表情,“很容易吧~”
“跟那家伙有关的事情恕我做不到!”不良头子双手扯住他的衣领,“你是来找揍的吧!”
“我劝你最好放手,你以为高三过一半还能突然转学插班过来是随便能做到的事吗?你可以动手试试,我保证明天你就会收到一张退学通知书。”黄少天抬起头无所畏惧地对上对方的眼睛。
“妈的,你牛逼。”对方落下这句话就走了。
典型的欺软怕硬,这种渣渣,黄少天唾弃道。


17.永夜

如果夜晚长点再长点就好了。

评论(9)
夜雨声烦:不好。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 :?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 我跟你说我今天第三次吃了那罐泡鸭爪,前两次吃完肚子都痛得不行,明明那样痛过了可我还是想吃。果然啊,还是逃脱不了既定命运,它坏了吗坏了吗?可是尝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味啊还是那么好吃。好痛啊,我会这样死掉吗?曾经构想过我的死法,一定是一边享受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一边等着生命慢慢消逝,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吻合了吧。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 不会死,揉揉。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揉揉?揉肚子吗?你知道吗自己揉肚子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不信你挠你自己痒痒,是不是根本就不痒?自我安慰真是一件寂寞的事啊,比起孤独死我的身体大概会选择独自疼痛至死,不然为什么会有自身免疫病这种东西的存在呢?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我帮你...想象我的手覆在你的小腹上,有点冰,别怕,你的体温很高。你看慢慢热起来了,轻轻地沿着轴心上下左右摩擦打转,保持重复这个动作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唔...真的好像有缓解诶...舒服得有点犯困了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你睡着了吗?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晚安,烦烦。


18.在意

K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更酷的死法是怎样的。

评论(3)
夜雨声烦:我想是时候告诉你了,明天下午5点,XX大楼顶楼,我会让你看到。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
一枪穿云@夜雨声烦:还在?

在看到那句话的时候周泽楷的心脏抽动了一下,80层的楼跳下去是够壮观的,可是他已经不想知道了......不想他死,此刻他的心里只剩这一个想法。


19.夕阳

“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来得早一点的,真可惜,虽然现在的天空也很美,但是过渡的那瞬间才是最美妙的。”碎金撒在他的脸上,看不清楚脸,光晕模糊的样子有种神圣的美感。
周泽楷半撑着身子,有点喘,汗水沿着脸部的轮廓流下,“没说楼号。”
“哎哎哎?我没说吗?对不起啦,让你折腾了这么久。不过我那个发言可真酷,我自豪了好一会儿呢。”黄少天看着对面还在大喘气的男人,流汗也能这么性感,不愧是他看上的人。“那么......”黄少天起身。
谁知下一秒被突然冲过来的人抱住,“不要跳楼,不要死。”
黄少天又好气又好笑,“谁要跳楼了,这么不优雅的死法会是我想出来的吗会吗会吗会吗,明显不会。”
“?”
看着周泽楷疑惑的样子,一个机会,黄少天抬头吻上去,在他的唇上辗转厮磨,看着周泽楷睁得越来越大眼睛,说:“最酷的死法就是两个人一起慢慢老死,怎么样酷不酷酷不酷?”
没等来回答,黄少天感觉抱着自己身体的双臂力道加大,唇瓣被包裹,暖暖滑滑的舌头在他的嘴里霸道地横冲直撞,仿佛要掠取他所有的知觉。其实这样的死法也不错,在夕阳下上演一场浪漫的窒息,黄少天想。

——我仔细想了想比起朋友我们的关系还是恋人比较合适,一对一,公平吧,给不给泡?
——好。
——重新认识下,我叫黄少天。
——周泽楷。


20.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まだ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なかったから
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是因为还没遇见你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 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这样的你来到人间,让我对世界微生好感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 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
这样的你存活于此,让我对世界微生期待


----------------------------------------------------------------

PS:

-罗红霉素缓释胶囊和复方甲氧那明胶囊:两种常见处方药

-自身免疫病:机体对自身抗原发生免疫反应而导致自身组织损害所引起的疾病。记得高中生物老师说过一只眼球破裂不及时摘除的话免疫系统会把另一只完好的眼睛当成异物来攻击


评论(3)
热度(73)

© 木森 | Powered by LOFTER